偵探日暮旅人遺失之物

 

 

作者:山口幸三郎

譯者:

出版:台灣角川

 

 

人類驅使五感感知世界,藉以了解自我。

但是五感脆弱,模糊不清又鈍滯,左支右絀,並不可靠。越是聚精會神,不安、憎惡、忌妒和悲傷便越是增強。

令人害怕。

 

 

略帶寂寞的溫暖,就像是調和著灰色的冷調橘彩。日暮旅人用失去的感官,來替委託的人們,找回遺落的微小幸福。即使仍舊是失落,反而更能映照出擁有當下的無比幸福。帶著點苦澀的甜味,就是「日暮旅人」系列想要帶給讀者的氛圍。

 

 

延續上一本《偵探‧日暮旅人尋覓之物》的風格,《遺失之物》甫一開始就拋給偵探棘手的任務,尋找家傳的味道。〈老店的味道〉中,日暮旅人一家子〈?〉經常光臨的西餐廳,有著招牌的家傳牛肉燴飯。說到家傳牛肉燴飯,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流星之絆》裡,大哥的拿手料理,紅酒燉牛肉;那也是來自父親傳承的好味道。不過,在《流星之絆》中,成為致命點貫穿全局的家傳料理,在這裡卻成為舅舅怎樣也不肯透露給寶貝外甥知道的秘密。沒有嗅覺、味覺的偵探,要如何在成型的料理中,找出已不成型的食材來?

 

尋找家傳秘方的故事,和《尋覓之物》的風格類似,作為續集銜接的開場。原來家人的關係是不需要強求,僅需一個熟悉的味道就能牽引彼此。然而,話鋒一轉來到第二篇章〈屍體的去向〉,溫暖氣氛頓時蕩然無存。作者在《遺失之物》中,大膽的改變了第一集滿是陽光、微風,清爽的走向,讓溫暖、罪惡交錯排列。其中〈屍體的去向〉和最後短篇〈罪惡的氣味〉同為描寫較為暴力、黑暗的題材,和另外兩篇保留苦澀溫暖的溫情短篇成為對比。

 

〈屍體的去向〉寫法相當有趣。從一個互不信任的組合搶劫運鈔車開始,起內鬨後失手打死自己人,屍體卻消失無蹤,連帶的搶來的錢也不翼而飛。被綁架來的偵探究竟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三個搶匪的內心不斷的懷疑彼此,透過案發前每個人的彼此交涉,慢慢的勾勒出整起事件的完整樣貌。這段故事的口味和其他的系列故事比起來,重了許多,也複雜了許多。作者似乎想要將這個系列逐漸轉型,又或者是想利用偵探和黑社會交涉的橋段,來帶出偵探和雪路的過往。總之,突然看到此篇,一定會頓時覺得和前面故事的型態差異很大。好在,作者沒有突兀的一下子更換風格,而是以穿插的方式平衡整本書的分布。

 

第三篇〈母親的面容〉又走回暖色調的畫面。單親媽媽獨自照顧孩子,背負著被剝奪掉的青春和自我的犧牲換來的小孩的無邪童年,滿是嫉恨和矛盾的心態:繼是相依為命、世上唯一的血脈,又是帶走年少快樂和無憂生活的惡魔。但孩子何其無辜。幼小心靈承受著大人看不見的壓力,靈敏的感受著每一寸每一分來自是上他最愛的人的惡意。矛盾吞食的不只是母親的慈愛,也同時啃咬小孩的天真。

 

最後一篇,也是最黑暗的一篇,〈罪惡的氣味〉。失蹤的情侶,不是夫債婦還的老調牙劇情,也不是亡命鴛鴦的浪漫悲劇,令人可恨的意外發展。從第一集日常導向的故事模式,到《遺失之物》中兩篇略帶冷硬冒險口感的嘗試,原本略帶成見覺得這系列就是清爽口味的讀者,可能真的要跌破眼鏡了;怎麼會想得到作者竟然會轉變形勢。

 

不過,從第一集最後暗藏的旅人刻意不提及的過往,以及在日常的情節中安插進混亂的住宅環境,加上雪路這個來路不明的傢伙,也不難想像故事的發展終究會和黑道、刑警扯上邊吧。既然如此,就不能再以「清爽」兩個字作結了,到底作者會怎麼把清淡的沙拉和重口味肉料理混搭,就請大家耐著性子繼續看下去吧。雪路的人脈和奇妙的家族背景,旅人的父母和重傷的過去,造成旅人失去五感的那起事件,和最後被埋在舊報紙裡的那場意外,一切都得繼續往系列作的下集發展了。

 

 

 

山口幸三郎其他作品:

《偵探‧日暮旅人尋覓之物》簡短讀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nksea51244 的頭像
pinksea51244

粉紅推理海

pinksea512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