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BAR偵探  
   

 

 

 

作者:東直己

譯者:〈待補〉

出版:獨步文化

 

 

對《泡BAR偵探》的認識,來自復仇影展所推出的電影〈札幌婚殺事件〉以及〈魔術師之死〉。不知道是否是為了配合電影的推出,獨步率先推出的《泡BAR偵探:打來酒吧的電話》其實是系列作的第二部作品;即電影〈札幌婚殺事件〉的原著。這個作家以及這個系列作品的偵探,對身為台灣讀者的我來說,可以說是相當的陌生。閱讀之前先上網搜尋關於作者的種種,了解到作者東直己是個長年活躍於北海道的推理作家,並曾於2001年以《殘光》獲得第54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

 

剛翻閱這本作品,第一個感想就是:不折不扣的冷硬啊。本書中所推出的偵探,是一第一人稱視角來敘述故事的「我」,在北海道札幌的薄野開設「萬事通」的便利屋業者。薄野之於札幌,就像新宿歌舞伎町之於東京啊,這麼形容的話對於有在關心日本冷硬派推理小說的讀者來說,也許會倍感親切。在人蛇雜處的紅燈區,開業「做生意」的故事主角,在本書一開始作者便使他自己向讀者做個簡短的介紹。嗜酒如命的偵探,是個不怎麼勤奮努力的農業青年〈種植大麻〉,除了留連在各大小酒吧以及酒館之外,長期據點在名為「KELLER OHATA」的酒吧裡。特徵是一旦喝醉了,就會喪失記憶,並且廣發寫著銀行帳號的、印有「KELLER」電話的火柴盒,某方面來說算是有積極在開拓事業版圖。問題在於,一旦酒醒了的隔天清晨,所有曾經發出廣告的潛在客戶通通不會被列入追蹤〈因為全部忘光了〉,所以必須承擔不知道是誰會來委託業務的風險。

 

一個自稱「近藤京子」的女人打電話到酒吧裡來,聲稱已經將十萬元匯入「我」的銀行戶頭。無論是對讀者還是對「我」而言,這個開場都是毫無頭緒的啟幕。半推半就的,像是掉入陷阱般的接下了詭異的委託,一不注意卻遭受到推下月台這般玩命似的緊告。打從一開始這就不會是個安分的故事,看「我」如何穿梭在北海道冬末初春,剛融雪的季節裡,把每一塊散亂的事件拼圖湊齊,聯結出三條人命相繫的真相。

 

由於是藉著第一人稱的觀點來敘述故事的發展,許多情節的轉折點上「我」內心的小劇場描寫著偵探內心的騷動,因此讀者也可以從故事裡觀察到,主角是個口嫌體正直的「說說哥」。一開始「我」在煩躁如何處置近藤京子的十萬元時,既不想無功受祿、又不想便宜近藤京子,真的是中二到不行。有時候明明知道對方可能正在布下陷阱,卻還是按耐不住好奇心而自投羅網;或著是明明到此為止乖乖等領錢就好了,卻又不甘心,第二天早上起來又投身調查。也因為如此,雖然是個和黑道有關的犯罪故事,卻被偵探的獨白和吐槽弄得既搞笑又無奈。作者將獨特的幽默感展現在主角的身上,帶著酒味菸味、大人式的黑色幽默,成功的塑造這本書流暢的電影走向。故事中多次在奇怪的場合、時間,出現令人捧腹大笑的詭異角色:像是同性戀社會記者松尾,在和「我」同床共枕後的隔日早晨留下的曖昧紙條;跟車時適時出現的超專業尾隨計程車司機岡林新造,演技和應變技巧無與倫比,對環境的熟悉度和坑錢度都相當具有高職業水準,這個角色立體到幾乎要以為會再次出場了;同樣也是在偵探隱身觀察對象時,從背後遞上冰涼麥茶的溫柔婆婆,前面是近乎要交鋒的緊張時刻,背後卻是優閒且沉穩的庭院,兩造衝突畫面在緊繃的氣氛中帶來了一些詼諧。

 

一旦開啟了探案模式,認真做事的偵探總是以鮮豔色彩的襯衫搭配領帶和西裝外套;因此,三件一體的多種色彩搭配也成了偵探在行動中的特色之一。家裡頭環境的感變也間接成了形容偵探心境的投射:原本是骯髒不堪的垃圾窩,在被埋伏遇襲後,「我」開始動手整理屋子的橋段,看來是偵探紓解內心不甘的方式。雖然對方用了暴力的手段遏止偵探繼續作為,但是天生背骨的「我」卻不曾因為恐嚇而停止攪和。

 

整體故事來看,情節的發展方向鮮明,沒有甚麼太多的分線,順著偵探調查的腳步,把每個相關的過往環節一一從深埋的土中挖出,以人物作為節點、事件作為連結線段,架構出直線型的走向。冷硬偵探不可或缺的廣佈人脈,從社會記者到黑道份子,甚至是在校的學者;以及暴力場景的動作畫面中搭配詼諧逗趣的對話,反而中和了一點嗆辣口味,是個偶而穿插溫馨路線〈?〉的小辣風格。有點囉嗦的內心戲幾乎快成了日式冷硬的招牌,本書的作者更在其中添加了一些幽默調味,襯托出故事結尾的無奈感。

 

 

**感謝獨步文化提供此次試讀機會。**

 

泡BAR偵探:打來酒吧的電話   泡BAR偵探:打來酒吧的電話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nksea51244 的頭像
pinksea51244

粉紅推理海

pinksea512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illie Wang
  • 在2016 讀起來 感覺是1 20年前的作品 不過還是覺得不錯 又是一位有高貴的靈魂 硬頸的酒鬼偵探 說不定 可以當北海道的馬羅 或 史卡德 但卻沒有他們那麼有哲理 或 愛用譬喻 不過還是夠冷硬 反倒是 應該找胖一點的 落拓中年大叔 來演 才比較適合
  • 這部是作家東直己在1993年的作品,距今的確是有20年以上的差距了。日系的冷硬派較西洋冷硬的偵探少了許多碎念或著「囉嗦」的成分,有些人因此覺得少了點味道,就是太乾脆了一點。

    pinksea51244 於 2016/07/11 16: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