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城堡的人  

 

 

作者:野澤尚

譯者:劉子倩

出版:讀癮

 

 

所謂的媒體。

他們會看風向,選擇退路與近路,是狡猾且只會依本能自保的森林動物。

 

 

野澤尚以一個媒體人的觀點,寫下《虛線的惡意》揭露了媒體操弄真相的醜聞。《沒有城堡的人》更是明確的以媒體和意見領袖之間的鬥爭作為主題。故事中首都電視台的新聞節目〈NINE TO TEN〉仍然周旋在每周節目播出後的收視率戰爭當中。收視率是媒體的武器,卻也同時是控制媒體方向的隱形船舵。在野澤尚的前作中我們就已經看見,媒體表面上是控制大眾觀點的主動方,實際上卻是為了贏得收視率而迎合大眾口味,成為輿論的附勢者。

 

 

八尋利用了電視傳播者與接收者毫無緊張關係的這點,對於映像管送出來的影像與聲音,過去關眾一直是沒啥感覺地接收。電視無法培育觀眾,觀眾也依賴電視。於是這筆帳在八尋樹一郎這個怪物出現後,變成由我們被迫買單。

 

 

因為在〈NINE TO TEN〉的節目中揭發了女子高中生援交的現象,並且在公布的影像中將仲介援交的矛頭指向古谷芽衣子,而後該名女高中生全裸上吊在商務旅館的房間內。自稱是芽衣子男友的迷樣男子,八尋,出面接受了東洋電視台的專訪,並且暗示了這則間接迫害芽衣子自殺的報導是殺人凶手。大眾接受了以受害者身分出現於畫面當中,因為思念女友的哀戚和對不實指控的憤怒而真情流露的八尋,首都電視台首當其衝的面臨排山倒海的批評,〈NINE TO TEN〉節目的主持人長坂也因為必須負責而黯然離開主播台。

 

從這裡開始展開本書的精華,是重要的轉折所在。把玩媒體的八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開始反撲;而原先處於言論優勢的媒體,則一再的屈服於收視率。媒體是固有的王國,而八尋則是外圍的反抗軍,利用突破城牆的方式,取得了國王軍的戰力,意圖拿下王座。

 

 

「怪物」就是「民意」,如同森林瀰漫的霧氣無處捉摸。打從試圖操作它的那一刻起,便得有遭到反向操作的心理準備。一個意見領袖不算威脅,透過意見領袖被扭曲的「民意」在某種契機下化為凶器,才是最可怕的。

 

 

近幾年網路傳播蓬勃,年輕世代吸收資訊和消息的來源不再只侷限於傳統的媒體媒介。這造成大眾傳播路徑幾近反轉的改變。傳統媒體,如報紙、廣播、電視等,因為製播的單位有限,使用人口中吸收方遠大於傳播方,而上下交流有著明顯隔閡,表面上看起來,這是個少數意見領導大眾的時代,而且是媒體創造潮流的時代。

 

然而隨著接收人口的媒介改變,網路上匿名發言的形式,使得持有意見者有多種管道發聲,而改以創造訊息風頭為趨勢。這樣的轉變是否造成言論混亂呢?有趣的是人類的群體行動是相當明顯的特徵,無論是「三人成虎」還是「言之鑿鑿」;是多數人的認同產生言論的影響力,還是言論者本身具有的影響力造成後續的跟隨效應。總之,言論風向和操控大眾影響力的兩方是相輔相成的。本質上沒有改變,多數的大眾仍然是被領導的羊群,只是從一頭領頭羊的羊群,分化成多頭領頭羊的情況。新的領頭羊以為他擺脫了被操弄的命運,而成為領袖;而實際上站上風頭的人,究竟是指揮風向的旗手,還是被強風吹到前頭?

 

羊還是羊,人還是人。

 

 

更多野澤尚的作品:

《虛線的惡意》讀後感

《深紅》讀後感〈小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nksea51244 的頭像
pinksea51244

粉紅推理海

pinksea512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