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辨  

 

 

作者:張渝歌

出版:要有光(秀威資訊)

 

** 本文同時刊載於《作家生活誌》http://showwe.tw/books/comment.aspx?c=283  **

 

 

「看見的東西、聽見的聲音都像是假的,沒有一樣是真實的。

而這就是我要的─

一個人形單影隻地在另一個世界裡,一個真假不分、逃避現實的世界。」

              ─摘自尤金‧奧尼爾地《長夜漫漫路迢迢》

 

 

讀完了張渝歌的新書《詭辯》之後,心得的書寫相當意外的難產了。

 

為什麼書名要被取作「詭辯」呢?闔上書之後,我對這個書名的認識還是無法從字裡行間消化進來。說到消化,作者在撰寫本作時,著實下了相當大的筆勁,故事的扎實和綿密從結構的剖面中透露出,彷彿就像一塊千層蛋糕似的,恐怕還是相當複雜的熱帶水果口味吧!每一層的故事的手工接是分開製作,口味迥異,疊在一起要能夠不突兀的帶出整體風味,的確是下了一番苦心。

 

這非常老哏的食物形容真的用到快爛掉,但這本書著實是帶來了一種一口咬下相當複雜的氛圍。

 

作者在談到創作概念1時,提到《詭辯》一書的結構源始發想,是來自折原一的《倒錯迴旋曲》。「倒錯三部曲」系列都是以「敘述性詭計」作為中心主旨,以日記、作中作的置入來切換主敘述人物的視角,藉以達到詭計的最終目的。《詭辯》即是以三個面向的文章切換,來作為故事的發展軸線。

 

主要的案件推進,是透過荊鐵松法醫的經歷,這是讀者以第三人稱觀察案情的主要視角。一具離奇被串插在鋼管上的舞女屍體,一個衣櫥裡陳屍的密室之謎。是這個主線呈現較為清爽、直率的走向;指的是謎團呈現的方式,當然案件還是慘絕人寰的,絕對不清爽。

 

另外兩部穿插其中的「敘述」,則對比之下較為「纖細、情緒化」。其中,作中作2014年投稿於〈人報副刊〉的異色小說,以「暗黑童話」的方式描述一對姊妹在叢林掙扎的生存故事。故事中胸前長出厚實盔甲的「蛾」,流連在分泌毒液的「甲蟲」胯下,用毫不隱晦的手法敘述男女性事和荒淫無道的某個世界的真實,「如夢似幻」。日記的部分,則是以舞女「晨星」從出道、翻紅、到墮落在花花世界中的血淚字句記載,從「晨星」的視角外緣來慢慢切進整個故事的核心中線。

 

乍看之下,三個故事的交集都是若有似無的撩撥。如果把主線單一抽出,故事可能馬上變得單調而乏味,純粹的解謎;然而潤以《伏流》和日記的篇章,一方面可以充實主線視角無法細說從頭的社會議題,也加強了故事的複雜度,把單線前進的軌道沿著時間軸拆開,讓讀者享受拼圖的樂趣。

 

這需要一點作者寫作方面的功力。畢竟太過複雜而高密度的故事,有時反而會模糊掉主線要前進的大方向,甚至落入賣弄文章構造的徒有華麗之表而實則內容空洞的窠臼。從作者小心翼翼的前進,仔細的塑造主角群的性格特色和生長背景,以及試圖在舞女生活中留下關切此群族之人生存的議題,都是免於把故事流入空有結構而讀來不知所云的下場。

 

作者是相當成功的以不落入俗套,而且具有個人風格的方式把故事敘述完整。最後的回馬槍,製造了故事的衝擊和意外性,雖然在事件上此舉的必要性我有一點不太理解,不過拼湊回中間的疑問是可以自圓其說的,而這就是推理小說家最需要擁有的能力。

 

所以「詭辯」是指三股匯集之後,無法貫通而被模糊的真相嗎?還是最後連主角也無法確切的存活在「真實」當中,而為之瘋狂的精神狀態?

 

可以駕馭得了這匹三頭馬而不致於被拉走方向,作者的前途很光明啊,至少我蠻期待的。

 

註1:來源 http://stn.eslite.com/ArticleByPrint.aspx?id=261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nksea51244 的頭像
pinksea51244

粉紅推理海

pinksea512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ysteryclass14
  • 又有新的華文推理潛力可以期待了!
  • 而且是個大學才要畢業的年輕人,故事卻寫得頗有張力,很值得期待。

    pinksea51244 於 2015/05/09 00: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