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笑的淑女.jpg

 

 

 

作者:中山七里

譯者:林美琪

出版:瑞昇文化〈感謝瑞昇文化提供試讀機會〉

 

 

心,變得又黑、又重,簡直像鉛塊壓在胸口。痛恨一個人,心就會變得如此沉重嗎?萌生殺機,心就會變得如此暗黑嗎? P.15

 

 

被硬拉扯著腳踝,剪去羽翼墜入地獄的天使,應該是甚麼樣子呢?中山七里用一個淑女的完美形象來呈現「惡女」的神秘,是覆蓋在純白彩油彩下失去光明的漆黑。在父權社會之下,外顯的男性特徵是光明而直接的,相較之下,女性的陰柔以及委婉反而成了男人支配權所無法擴及的模糊地帶。違反了男人在權力慾望下賦予女人的柔順性格,運用己身女子的魅力和對男人天性的吸引力張開輻射狀的網,靜待跌進陷阱的獵物;男人把這些女人稱作為「惡」,事實上卻是自我承認無法擺脫被欲望牽引的愚蠢。

 

因此,惡女一詞,彷彿一直是為了對抗男人而來。或者說是男人在難以掌握的女人身上,冠上的仿若鬼魅似的咒罵,壓制著女人的心機和對女人難以了解的恐懼。

 

與其說中山七里顛覆了「惡女」形象,不如說他把女性角色的特質,在犯罪行為上更加的放大。故事中擔綱惡女演出的美智留,從小因為母親的離去造成父親的怨恨,承受了父親施加在她身上的性暴力長達數年之久,成為她一步步向下走進深淵的陡峭階梯。和後期利用天生的外表魅力以及詐騙話術犯罪的美智留相比,父親行虐於她身上心上的傷痕,都是男人利用力氣和拳頭展現支配慾的象徵。從小被迫接受這樣觀念的美智留,學習到顛覆弱者地位的方法唯有奪取支配權;然而女人,或甚者小孩,是無法在力道上與其硬碰硬的。

 

實際上,當她逐漸成長至足夠成熟到了解自己身為女人與生俱來的吸引力時,她便開始嘗試使用在解除自己的危機,以及掌控他人之上。

 

 

美智留的話很有力量,讓人升起信心,彷彿照她的意思去作便能克服一切困難。所謂超凡魅力,就是指像她這樣的人吧。 P.165

 

 

中山七里以他人的視角來拼湊美智留的犯罪形象,從每個被害人的遭遇中,取出美智留所干涉的一小部分,卻是左右他人犯罪的關鍵,來證明美智留在使用外表以及話語來操縱他人的能力相當突出。事實上,美智留的魅力不只限於膚淺的利用姿色來控制男人的生物本能,而是更進一步的發揮她完美外表所帶給人們的「信任感」。和男性犯罪者〈可能是比對她父親〉使用暴力作為武器有所不同,美智留的弓箭是誠懇的外在和善解人意的言語,先是誘惑獵物放心的停下腳步,接著拉開弓一箭穿心的射向獵物們毫無防備的左胸。

 

故事中被利用的受害者們,同樣暴露在空氣中的致命傷,是彼此對生活壓抑的埋怨。美智留相中了這個傷口,看似同情且感同身受的替他們敷上憐憫的紗布,實則暗地裡將藥水換成了侵骨蝕肉的慢性毒藥,一層一層慢慢的撕開阻擋憎恨、忌妒、抱怨的傷痂,使得負面情緒再也抵擋不了道德的困囿傾瀉而出。

 

說來美智留是充分的利用了弱者需要被理解,但不需要被同情的心態,以建議者的姿態進攻,放大受害者內心的不滿後,把原本聽起來有些誇張不實際的犯罪,包裝成值得且應該去做的。甚至是利用暗示的方式加深受害者的行為印象,不直接出自她的口。她以救世主的姿態降臨在這些人混亂的生活之中,並給於看似中肯實在的建言,把原本就走在懸崖邊上的受害者,慢慢的用救命繩索拉下險峻山谷。留下淑女般優雅的身影,卻在從容脫身後嘲笑受害者自以為是的天真。

 

 

✒ 其他中山七里:

追憶夜想曲》簡短讀後感

贖罪奏鳴曲》簡短讀後
《START!》試讀讀後

《連續殺人鬼青蛙男》試讀心得

《再見,德布希》、《晚安,拉赫曼尼諾夫》簡短讀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nksea51244 的頭像
pinksea51244

粉紅推理海

pinksea512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