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人捉迷藏  

 

 

 

作者:三津田信三

譯者:張富玲

出版:獨步 / 2015.05

 

 

Dare───ma 先生,殺人了……

 

 

對三津田信三先生的作品,從來都沒有失望過。如同本書中,身分為恐怖推理作家的主角速水晃一所說,恐怖小說和推理小說本是兩個幾乎衝突的故事系統。恐怖小說著重在氣氛的掌握,而推理小說則是理性、邏輯的信仰者。雖然在想像之中似乎是不合理的結合,但由於推理故事的重點就是把不合理的扭曲導正,使事件具有圓滿且符合邏輯設定的結局,即使把恐怖小說的外衣套在推理小說的骨架之外,無論作者怎麼用盡心力的佈置一棟瀰漫詭譎濃霧的鬼屋,終點前還是得把迷宮的路鋪回理性的範疇,並且合理的說服讀者途中落下的關鍵都是可以串聯起真相的鑰匙。

 

三田津信三利用復古樣式的故事,把鄉野奇譚披掛在推理小說的肩上,總是令讀者稱奇。

 

經歷了極度不順利的人生,多門英介興起了輕生的念頭。他在小學時代和同伴們遊玩的胡蘆山上,一天一通電話,撥打給當時的玩伴們。

 

 

「我作了決定,假如電話沒打通,我就上吊。」

 

 

星期六,接起多門打來的生命熱線的,是志工沼田八重,這已經是多門進行死亡遊戲的第六天。多門敘述的地段,和她過往生活過的城鎮十分相像,讓她很快的在腦海中搜尋到多門的所在地,並且依其經驗快速的將求救訊號發給地方自治團裡的自殺防治對策單位。第七天,按照指示前來阻止的人員,只看見掛在櫻花樹上多門準備上吊的繩索,以及遺似墜崖的痕跡。

 

於是,警方按照多門和八重聊天的內容,找上了他在星期五去電的玩伴之一,速水晃一。和晃一的談話中,歸納出當年和多門一起在葫蘆山上櫻花樹下遊玩的五名玩伴,便是多門在生命最後的一個星期,分別以電話聯繫的「賭注」。

 

接過這通電話的人,卻開始一個一個,死於非命。

 

也許和多門提起的孩提時代記憶有關。晃一為了找出多門死亡的秘密,以及腦海中像是硬生生被剝去的,空白的一塊,循線探訪起過去曾經居住過的城鎮,多摩市。

 

 

每件事都一樣,要建立起來需要付出許多精力和時間,但崩塌只需要一個微小的契機和一眨眼的時間便足夠。

 

 

曾經供奉過不倒翁像的神社、被鎮民們敬而遠之的山丘、孩子們嘻鬧的耳語,在朦朧的記憶中忽明忽滅,隱藏起那段暗黑的記憶,卻藏不住膽寒顫抖的害怕。三津田先生把故事的章節切的十分零碎,在每一段後面不停的重複著那一幕在「不倒翁先生,跌倒了」的台詞之後,作鬼的人轉過身所看見的奇異畫面。隨著真相的步步逼近,記憶的影像就越發清晰。

 

在晃一調查過去的時間軸上,穿插著兒時玩伴們陸續接到無聲電話的死亡事件。以電話作為嚇人媒介的招式,使我一再的想起《鬼來電》還是《貞子》的恐怖鈴聲。這些像是被剪接進故事中段的畫面,同時也細數了每個人的簡略人生,而那晚響起的鈴聲就像在宣告他們生命的終結一般。搭配著逐漸完整的遊戲畫面,幽喃的耳語彷彿正在迴響,故事被立體的呈現在讀者眼前。

 

每個遊戲參與者的人生也都忠實的展開著。多門雖然心有不甘,然而實際上,每個人的人生也都有曲有折,沒有誰是一帆風順的。這些小故事也帶著豐富了前後時間空隙的任務,填滿整本書的框架之間。因為過於真實的人生和虛幻的傳說前後並進,作者在故事中塑造出的恐懼,像極了日本式的鬼電影,每個街角突然出現的人物都令人驚懼。

 

最後晃一的推理和真相的拼貼,把兒時過於不切實際的記憶從新拆解、組合,成立了一個可以說服他人,且合情合理的真相,凶手也就不攻自破的現身結局當中。雖然一路上總是瞇著眼害怕突然蹦出的妖魔鬼怪,揪著心走到底後,作者利用推理把故事的燈光全部打亮,而且誠懇的令人折服。最後和晃一討論的過程相當精彩,也把中途所有裝神弄鬼的被單和妝扮全數掀開,賦予整本書一個理性的出口。

 

刀城言耶在一個不起眼的小地方,出來串了大約一秒中的場吧!故事中的彩蛋。本書的電影感強烈,故事性夠,推理又精采,貫穿全書的耳語像是洗腦般的一再出現,存在感相當濃厚,也是創造恐怖氛圍的好幫手。

 

 

✒ 其他三津田信三:

 

《赫眼》試讀讀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nksea51244 的頭像
pinksea51244

粉紅推理海

pinksea512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