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浮力    

 

 

 

 

作者:伊坂幸太郎

譯者:李彥樺

出版:獨步

 

死神的浮力 簽名472

這次的簽名書歷經了一番苦難,終於在第二次開放搶到。

到手的是編號第472。

 

 

「物體進入水中,就會產生浮力。嚴格來說,就是水會產生往上推的力量,最有趣的是,浮力大小與物體的重量無關。」

「甚麼意思?」

「既然是幫助物體浮起的力量,多數人會以為跟物體的重量有關。其實,跟浮力有關的不是重量,而是體積。物體的體積愈大,產生的浮力愈強。」

 

 

死亡不是一種懲罰。就像東西丟進水裡就會產生浮力,死亡只是個自然界的運作,無論是誰,終究是要面對死亡,那只是自然界興滅循環的一環,誰都無法避免,而無關乎是個好人,還是壞人。對死神來說,人類的死亡只是個工作,也許會抱有遺憾的感覺,但不會同情,也不會寂寞。因為這只是個工作的環節:觀察人類七天,然後遞交報告,確認死亡。縱使這七天內認真的觀察目標,多半也不會影響最終的結果,目標的作為在死亡面前毫無任何意義,死神完全無法理解人類感情中對於死亡所冀望的、所期盼能夠帶來的效果。死亡就是「無」,是生命的消滅。

 

 

人類是唯一理解死亡的動物。

 

 

人類用情感去理解死亡。我們體會到死亡是一種結束,是意識的消失,所以會恐懼、會害怕。作惡的人的死亡,被認為是應該遭受的報應;良善的人的死亡,被覺得委屈。我們發現,原來對於死神而言,這七天的觀察其根本毫無意義,當「認可」的報告一旦上達,死亡只是標準流程的最後一個步驟。藉著死神的眼睛去看目標未完成的遺憾,我們覺得難過,覺得可憐,也只是人類的感情投射下的結果。對我們來說,好像該死的沒死,不該死的卻死了,是何等可怕的情況。甚至覺得憤怒,為甚麼玩弄別人生命的人,卻無法以自己的生命作為補償。然而其實死亡是絕對公平的,每個人都得遭遇,根本無關乎善惡。伊坂在死神千葉的故事裡,告訴大家死亡的挑選是毫無意義的,情報組給予情報並下達指令,死神便去執行。死去的人們卻不如肉體般消失殆盡,生命終結在心跳呼吸停止之時,記憶卻永遠存在,無論是用何種形式,幽靈、鬼魂或是其他紀念。

 

 

作家山野邊和妻子美樹,一年來把自己的專注力用數字遊戲填滿,關在被記者包圍的充滿了女兒回憶的自家屋內,面對著失去至親的疼痛互相舔舐著傷口,他們等待著一個救贖。殺死女兒菜摘的兇手本城崇,在案發一年後,因為目擊證人的翻供,和被提供的影片證實了本城宣稱的曾和菜摘在死前接觸的說法,導致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本城的兇行,被法院獲判無罪。其實離開了司法的庇護,對山野邊夫妻來說,回歸正常社會的本城,就像是暴露在荒野中的野獸,即使拚上一死,也要替菜摘討回正義。

 

說正義也許太沉重,只要本城能感受到痛苦,哪怕只是山野邊全家人所承受的千分之一都好。山野邊想要釋放內心對於失去女兒的仇恨。

 

 

灰暗無助的絕望故事其實跟天真爛漫的溫馨故事一樣陳腐,卻容易讓人誤以為意境深遠。

 

 

這次千葉所觀察的目標,正在籌畫執行報復。千葉被給予的情報是本城崇所藏匿的地點。在這七天內,故事用千葉和山野邊視角交替著進行,千葉不帶感情的死神觀點,和山野邊壓抑且深沉的恨意交錯著,在故事中形成矛盾的畫面。伊坂在故事中常常利用死神對人類世界的不了解,在氣氛緊繃的狀況下,讓千葉突然不著頭緒的蹦出匪夷所思的對白。有些詼諧的效果對比緊張的場面,讓故事更有強烈的記憶點。畫面上的處理給予強烈的灰暗,卻在一連串的長鏡頭中,停頓在一個突如其來的,短促的快節奏。莫名其妙的對話一直以來可以說是伊坂的特色,在《死神的浮力》中更是用來凸顯死神千葉的存在和與人類不同的思考模式。

 

 

 

 

四季合唱團THE FOUR SEASON 〈雪莉 SHERRY〉

 

 

 

全然的悲悽走向當然並不是伊坂的習慣,僅管死神千葉出現的場所必然下著雨,也有像是毛毛細雨或者傾盆大雨這般程度上的差異,來對比故事中氣氛的移轉。《死神的浮力》中最讓人難忘的畫面之一,應該就是在車內,當四季合唱團的〈雪莉〉突兀的響起時。輕快歡樂的歌聲,搭配著甜美的回憶,卻得來了痛苦和折磨的淚水。是解放、還是恨意的高漲,在凝結的車內空氣中出現的歡愉樂曲,此刻卻讓人感到無比的殘忍。

 

 

寬容的人為了保護自己,是否該對不寬容的人採取不寬容的態度?

 

 

伊坂用對弈的方式,描寫山野邊和本城兩方的進攻和防守。山野邊的報復行動,和本城玩弄心態的設下陷阱,等待獵物上鉤後嘲弄一番,雙方的對峙成為《死神的浮力》中的主力劇情。關於復仇,死神千葉在書中提及日本江戶時代曾經有過申請合法報仇的機制,「所謂的審判,根本不是為了受害者家屬而執行。」。對於身心靈飽受殘虐的受害人以及受害人家屬而言,法律反而是種阻礙,它保障到加害者不被復仇所侵擾,卻無法對被害人的安撫產生作用。法律的正義、道德的正義,被害者家屬所追求的情感上的正義,在互斥的狀況下無法共生共存。折原一的《冤罪者》中便曾坦討這樣的矛盾現象。

 

無法報復發洩內心的憤恨,也無法轉身原諒把人命當作遊戲的傢伙,如果這樣的痛苦不堪的糾結持續纏繞著內心,要怎樣才能夠徹底的從這一片業火中逃脫呢?伊坂用死神千葉不帶人類感情的眼睛來觀察一個復仇行動的展開,七天之內,人類和人類的挑戰與對抗,把原本《死神的精確度》中短篇形式的推理小品,擴展成一個連續的紀錄片,在以死亡為終點的倒數計時之下,緊湊而充滿了各式作者想要闡述的道裡。最後再以滑稽的〈雪莉〉回應死亡的哀悽,證明了香川的說法,死亡之於人類是個結束,但不會是個消滅。

 

 

 

伊坂幸太郎其他作品:

《死神的精確度》簡短讀後感

《SOS之猿》讀後感

《再見‧黑鳥》讀後

《Lush Life》讀後感

《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讀後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nksea51244 的頭像
pinksea51244

粉紅推理海

pinksea512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