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眼  

 

 

作者:三津田信三

譯者:張筱森

出版:獨步文化

 

 

我很怕看鬼故事。

這個試讀正在舉辦的同時,也剛好是今年的鬼月下旬。雖然試讀的口號打著「在鬼月看怪談,正是時候〈眨眼〉」,我還是忍著拖到鬼門關了才敢開卷。

 

怪談的種類繁多,而我比較偏好於親身體驗的靈異故事。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像力太過稀少,還是因為太過於害怕所以容許自己在讀恐怖故事的時後關閉腦中畫面的播放,虛構的鬼怪或扭曲的非現實我反而不會那麼害怕,甚至讀來可能還會有點不著頭緒;但是倘若故事架構在現實世界、真實人物,那真的就無法由得我不去想像就不害怕了。

 

三津田的恐怖小說剛好介於其中。利用鄉野奇譚的筆調書寫著不知道年代的故事,自然的融合了體驗和幻想的成分,降低了畫面的鮮豔度,把氣氛凝聚在一個靜謐、詭異、黏膩的空間當中。他利用了日式怪談一種寧靜的氛圍,藉著相關的題材慢慢的堆疊鏡頭,用優雅緩慢的筆法帶出故事的恐怖意圖。

 

《赫眼》一書中收錄了十二篇長短不一的奇想怪談。節奏緩慢,偶有漸漸逼近後腦的陰涼,被表現在作者鋪陳的張力上。有些故事帶有古老的時代感,武士的鎧甲櫃、逢魔時刻的大宅、遭受詛咒的世世代代,這種像是傳說的論調,搭配上鄉野作家的筆觸,使得畫面彷彿都些微的泛黃,透著傍晚夕陽餘暉的搖晃光影,呈現出老婆婆搖著扇子講述的那種陳舊感。有些故事則像是都市傳說,配合著親身經歷猶如出現在現實般令人恐懼的交錯,把顫慄從雙層故事的底層抽出,懸疑的餘味留在表層,恐懼留給讀者。甚至是像〈灰蛾男的恐怖〉這樣穿插著推理的懸疑短篇,或者是像〈死相學偵探─以死為貴〉這樣後來發展成系列作的前導作品設定,豐富的題材,看得出來作者多方嘗試各種怪談模式的意圖。

 

最可怕的不是故事沒有結尾,而是把結尾的收線從書裡悄悄地伸進讀者所處在的現實世界,有種被人從髮稍輕輕掠過,回過頭去又見不著身影的陰森。其中〈赫眼〉和〈後小路的町家〉兩篇就是收在這種趁人稍有鬆懈的回馬槍中。〈赫眼〉中描寫和大家格格不入的清秀轉學生,不知道從何而來的神秘感,在學校怪談中既真實又陌生。〈後小路的町家〉則是發生在搬家後的陌生新居附近,令人有些在意的回家小路上。兩則同樣都是在描寫恐懼緊貼著後背,追隨著腳跟而來的壓迫感,光影的變化在敘述中帶來視覺的衝擊。

 

以〈怪談奇談‧四題〉為名的四篇短篇連作,是收錄作者身邊搜集來的極短篇。雖然篇幅短小,元素卻相當多元,有像都市傳說的親身經歷、溫馨的轉世情緣或者是像是傳說那樣帶著時代承襲的古老故事。第四篇〈咖啡店的女人〉描寫在咖啡店裡偶然聽到別人的談話,把氣氛的詭異取代對話的內容,凸顯出異常,最後簡短結束於驚人之語,是這四篇中風格最突出的一篇。而和此篇敘述方式相對的,則是完全以對話方式進行的〈深夜的電話〉。後者描述一通深夜來訪的電話,從對話中慢慢展開來電者的所在地,聊起關於該地的可怕傳說;但是這通電話究竟為何而打,卻全然是個謎,就連正在通電話的人究竟是誰,都無法確定。

 

從江戶川亂步的短篇名作〈鏡地獄〉發想,〈相對鏡的地獄〉敘述在外地出差旅居陌生的旅館,異常狹長的廁所,左右並排的洗臉槽上掛著諾大的相對鏡,突然出現的陌生人講述了一段和相對鏡有關的恐怖遭遇,然而這一切是如何展開的呢?這篇是我最喜歡的,也覺得最恐怖的一篇,融合了多種的可怕元素:旅館、廁所、他鄉的夜晚、陌生人,尤其是鏡子。鏡子映照出外面世界的形象,因為太過於真實了,左右相反的影像反而給人一種不踏實的飄渺感,有時候不禁懷疑起鏡子裡的畫面是真實的映照,還是另一個空間的呈現。關於鏡子的傳說也非常蓬勃,像是午夜時二點對著鏡子削蘋果,或者是從相對鏡的無限中看見未來等等。

 

說著鏡子,我想到以下這部網路上流傳的恐怖短片。

 

 

 

真的很可怕,點擊觀看之前請三思。

 

 

 

 

 

感謝獨步文化提供試讀機會,讓我嚇了一身冷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nksea51244 的頭像
pinksea51244

粉紅推理海

pinksea512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